普通肉文写手

回来了回来了,可能会写点什么

夭寿啦,丁卯失忆啦

*不太虐 像流水账
*be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丁卯一进门,就看见他的小神婆朋友——顾影,一条腿翘在凳子上,一手一个鸡腿,啃的满嘴油光。

  说起来也奇怪,丁卯并不记得自己如何认识这个小神婆,只是他先前受过伤,头撞坏了,醒来便看见这个神神叨叨的女孩,还有一个端庄大方的女孩,坐在床边盯着他。

  盯的他虎躯一震。

  后来他伤好了,也把之前的事忘得干净,只是这小神婆有事没事就来漕运商会蹭饭吃,说她可是他的救命恩人,一来二去,丁卯也就由着她,这神神叨叨的姑娘还挺有趣。

  有时候肖兰兰也来,但每次看见丁卯就直叹气,叹的他一脸懵比。

  话说回来,今天的顾影有点反常。通常她是吃饱就走,绝不打包,丁卯让她带她都不同意,可今天,顾影不仅吃光了一整只鸡,还把一盘肘子包的严严实实的——溜了,连口汁都没给他剩。

  丁卯心里苦。

  然后他赌气了,气的双手叉腰,啪的往凳子上一坐。余光一瞥,看见丢三落四的顾影,掉了张照片在桌角。

  丁卯心说,这丫头还随身带肖兰兰照片,用情至深啊。捡起来一看,却是一个陌生男人。

  梳着脏辫,穿着肥大的裤子,打着补丁的上衣。

  丁卯感觉说不出的熟悉,但想不起来是谁。想不起来便不想,丁卯很想得开,招呼下人又做了些菜,草草吃完,便去睡了。

  他做了一个梦。

  梦里火光冲天,许多人在混战,肖兰兰和顾影自顾不暇,混乱中,丁卯看见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,一声枪响。

  丁卯以为自己要完蛋了。

  但他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那人捂着他的眼睛,对他说,别看,别怕。

  即使是在梦里,丁卯也感觉无比安心,可下一秒,眼前的画面就被鲜血染红,丁卯盯着满手的血,然后——

  他惊醒了。

  睁眼直到天亮。

  天光乍现,丁卯便去找顾影,老神婆告诉他,顾影去看一个故人。

  待丁卯远远的看到那新坟,顾影正把肘子放到坟上,“郭老二,我给你带了最好吃的肘子,丁卯家的。”她絮絮叨叨的说着,“他现在过得挺好,我总去看他,没见他伤心难过,我们都过得挺好,就是,就是,他把你忘了。”说着,顾影也绷不住了,哇——的一声开始哭。哭够了,又给坟中人上了香,抹抹脸离开。

  丁卯远远的看着,直到顾影走了,才走到坟前去。

“郭得友。”

   

  郭得友。

评论(7)

热度(10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