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通肉文写手

回来了回来了,可能会写点什么

年下虽然矮,边干边吃奶1

剧情肉文
郭得友年下,但放心,他会长高的
看了年下,突然冒出来的想法,嘿嘿嘿嘿
炖肉,大概三四章完结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哟,师弟睡醒啦”,郭得友半截身子泡在木桶里,朝着丁卯抛媚眼。

  “说了多少遍,不许叫我师弟!”丁卯恶狠狠的瞪他一眼,“师父呢?”

  “师父一大早就出去了,说是昨晚一宿没睡好,净听见怪音,”郭得友眼神暧昧的打量着丁卯,“师弟昨晚太过操劳,不多睡一会儿?”

  “你,你你你大爷”丁卯红着脸说不出话来,一脚踹在木桶上,噔噔噔回了二楼。

   郭得友看着丁小少爷的背影,啧啧,真可爱。

   说起来,他和丁卯在一起也有四五年了,可丁兔子爱害羞的很,只要郭得友一靠近,甭管说什么做什么,丁卯脸跟耳朵一准儿的红,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到如今,没变过。

   彼时的郭得友只有十六七岁,一直跟着郭老师父学艺,他以为郭师父这辈子也就收他这么一个徒弟了,没想到半路被丁卯插了一脚。

   那时候丁卯刚满二十,从德意志留学回来,一身的洋味儿。因着父亲跟郭师父是旧实,颇有些交情,又为了挫挫丁卯这身锐气,便把丁卯扔到这义庄里,名为拜师学艺,实际上是变形计。

   咱们丁小少爷也是个有韧劲的,二话不说,提着行李拎着王八直接来了义庄,然后,撞见了一丝不挂正往桶里跳的郭得友。

   显然,郭得友被这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吓着了,俩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瞪了半天,直到郭淳老师父咳嗽了两声,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光天化日下——光着屁股溜着鸟。

   哧溜一下子钻到桶里,朝着丁卯喊:“你谁啊?”这边的丁小少爷脸涨的红红的,举着王八不知所措:“我,我来拜,拜师。”郭师父又咳了一声,对他招招手:“后生,跟我进屋来吧。”

   郭得友内心一阵mmp,感情这小子是来跟我抢师父了啊。三两下擦擦身子,穿上衣服,推门一看,好家伙,都开始磕头了。

   “师父,这”郭得友指着丁卯问,“这怎么回事啊?”又过去拉丁卯胳膊:“你起来,谁,谁同意你拜师了?”

   郭师父笑呵呵的看着郭得友:“我同意啊,这后生很有天分。以后啊,这就是你师弟。”

   这话一说出来,郭得友还没说什么,丁小少爷不开心了:“师父,这位小兄弟看起来比我小了不止一岁,为何我是师弟?”

   郭得友一听,诶,他比我大,叫我师哥,白捡个便宜师弟,以后端茶倒水都有人伺候,爽!

   当即就转了口风:“这个,师弟啊,虽然你虚长我几岁,但是扛不住你师哥早就拜入师门了啊,论资历,还是师哥老,来,叫声师哥听听。”

   丁卯想反驳些什么,又觉得郭得友说的很有道理,于是这事就先撂下不谈。

   丁卯就这么在义庄住了下来,白天跟着郭得友一起练闭气,练潜水,晚上就自己在二楼的屋子里研究人体,日子过得倒也自在。

   丁卯过得自在,郭得友可不自在了,他觉得自己越来越不正常。白天和丁卯一起练闭气,两个人免不了裸裎相对,第一次练的时候,郭得友就被丁小少爷奶白的皮肤晃了眼。丁小少爷身材好,宽肩,窄腰,长腿,郭得友见惯男人粗犷的肉体,可从来不知道一个男的,皮肤能嫩的掐出水来,胸口那两点还,还粉嫩嫩的。

   这粉嫩嫩的每天在郭得友眼前晃来晃去,晃的郭得友眼晕,心也跟着晕。于是,我们情窦初开的郭得友,发生了每个青春期少年都会发生的事,他,梦遗了。

评论(10)

热度(2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