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通肉文写手

回来了回来了,可能会写点什么

年下虽然矮,边干边吃奶2

*啊啊啊,进度太慢了,我以为这章可以有肉然而,对不起大噶。
*下一章一定是,不然我就一米五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郭得友的梦遗是怎么一回事呢?其实说来也简单,不过是少年思春。可这思春的对象,却让郭得友感觉大大的不妙。

   义庄的夜晚安静,郭得友往往睡的很沉。可今天不同,白日里才和丁卯一起练了闭气,那时不觉得有什么,可到了晚上躺在床上,郭得友脑子里全是丁小少爷白花花的肉体。那腰,那腿,那屁股,好想亲亲抱抱揉揉捏捏。

   就这么想着,郭得友做了个春梦。梦里两具火热的身体交缠着,郭得友不断的亲吻着身下的人,下身也飞快的在那人体内进出,带出了噗呲噗呲黏腻的水声,快到顶点的时候,郭得友看清了那人的脸——这他妈,不是丁卯吗?!

   一半是吓的,一半是爽的,郭得友猛的惊醒,漫入眼前的是一片黑暗,可这裤裆里怎么感觉这么不对呢?郭得友手往下一摸,又黏又潮,感情自己这是想着丁卯做梦了。

   郭得友彻底清醒了,也深刻的意识到,完了,他陷进去了。

   到了第二天,郭得友开始有意无意的躲着丁卯。一天两天没什么,可日子久了,丁卯也感觉不舒服。平时这小孩儿总爱和自己插科打诨的,如今见了他跟见了瘟神似的,脚底抹油,溜得比谁都快。也不知道自己哪做错惹他不高兴,丁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还有种说不上来的怪异感。

   这厢的郭得友更不好受,天天跟丁卯低头不见抬头见,又不敢跟丁卯说什么,生怕自己那点心思被他知道。可这小少爷还总委屈的望着他,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,郭得友心都化了,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把人给办了。

   不行,不能这样下去。郭得友实在憋的难受,又不敢在家喝酒,被郭师父看见,不得打断他的腿。于是乎,超凡绝伦的人中龙凤——郭老二,以一个肘子,骗得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妹妹,顾影,陪他去喝酒解闷儿,当然,酒由老神婆赞助提供。

   俩人在海河边上,郭得友一口接一口的灌自己,旁边的顾影啃肘子啃的香,抽空问他一句:“郭二哥,你准备怎么办啊?不能一直这样吧。”郭得友摇摇头,接着灌。顾影肘子啃完了,郭得友也差不多喝醉了。顾影皱着眉头看着他:“郭老二,你不能这么怂,你要是喜欢人丁卯,起码得说出来,别整天跟个怨妇似的,一点都不像你了。”

   其实以郭得友的脾气,哪是不敢说,不过是需要别人推他一把,顾影恰好在恰当的时机推了他一把,于是这好事儿,成的正正好。

   郭得友晕晕乎乎的就回了义庄,又跌跌撞撞的上了二楼,门虚掩着,郭得友象征性的敲了敲,听见模模糊糊的一声:“请进。”

   推门进去,郭得友闻见好大一股酒味。再一看,嚯,丁小少爷了不得,三四个酒瓶倒在桌上,手里还拿着一个要往嘴里灌。见到郭得友,大着舌头说:“你,你终于肯理我啦。”语气里竟带上了一起委屈,可是醉的彻底。

   郭得友见状,伸手去拿小少爷的酒瓶子,许是因为醉了的缘故,丁卯握着酒瓶,噘着嘴去推郭得友,哼哼唧唧的不肯撒手。郭得友本来就晕,这下可好,晕大发了。

  也顾不了那么多,郭得友直接拽起丁卯,想把他抱到床上去,然而,他发现了件有点尴尬的事情。他,比丁卯,矮了一个头。

   这就导致,他只能让丁卯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因为——他抱不动啊。

评论(8)

热度(18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