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通肉文写手

回来了回来了,可能会写点什么

【友卯】梦回

*****接24集结尾
********保证高甜甜甜甜😍😍😍😍😍
*******真的好不容易圆回来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 一、

  拆除炸弹后,郭得友失了力气,渐渐沉入水底。

  眼前最后的场景,是丁卯奋力向他游来的画面。

  这傻小子。

  郭得友觉得自己仿佛坠入了一个深潭,思绪一晃,又被扯入怪异的场景。
 
  这似乎是十几年前的天津卫,郭得友站在街上,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,明明很热闹,他却仿佛被隔绝在世界之外,碰不到,摸不着。
 
“少爷!少爷!慢点儿跑。”郭得友听到熟悉的喊声,转头一看,是年轻时的鱼四。他追着一个不过五岁的孩子,那孩子粉粉嫩嫩,像个可爱的团子。一边跑一边奶声奶气的喊:“四哥,快过来,我要吃糖葫芦,晚了就没有啦。”等看到卖糖葫芦的老伯,那孩子伸出白嫩嫩,肉乎乎的手指:“伯伯,我要那个山楂最大的。”老伯看他可爱,伸手他的摸摸头,笑呵呵的拿了最大最红的给他。小孩儿拿着糖葫芦,心满意足的舔了舔,笑的兔子牙都露出来。
 
  郭得友笑笑,原来师弟小时候这么软萌。正看着小孩儿犯花痴,画面倏的一转,郭得友又到了另外一个地方。

 
   二、

  满大街的外国人,一个青年急匆匆的走来,胳膊夹着几本厚厚的书。  青年正是抽条的时候,身子清瘦,仿佛一颗挺拔的小白杨,生命蓬勃,充满朝气。郭得友跟上他,左转右转,到了一所实验室。青年把厚厚的书本放在桌上,穿上白大褂,洗手,消毒,戴上白手套,拿起解剖刀。

  动作干脆利落。

  郭得友看着青年专注的神情,手起刀落,皮肤组织被割开,血水涌了出来,手指往里探寻,似乎在寻找的什么。精神的高度集中,使青年的额头出了一层细密的薄汗。
 

  三、

  郭得友想伸手帮他擦擦额上的汗,可手还没触到,一阵天旋地转,郭得友被抽离到一处熟悉的地方。

  漕运商会。

  郭得友听见门内有争吵的声音,推门进去,看见已是学成归来的丁卯在和他的父亲争吵。丁卯不想管理漕运商会,可丁会长不会同意。两人争的面红耳赤,最后丁会长放了狠话:“你要是出了这个门,就不要再回来!”

  丁卯转身就走,丁会长看不到,可郭得友却看见了,丁卯决绝转身时微红的眼角。

  这傻小子。

  四、
 
  画面走马灯似的闪过,郭得友感觉自己又坠入了水里,眼前一片黑暗。

  这次真的完了,超凡绝伦的人中龙凤要命绝于此了。他这么想着。

  可在黑暗中,有谁紧紧的抱住了他,唇上传来轻柔的触感。

  那样厚重,那样急切的拥抱,那样温柔的亲吻。

  丁卯,这个傻小子。
 

  五、
 
  花谢了又开,春去了又来,一晃一年已经过去。一年前的劫难,渐渐被天津卫的人们忘记。可小河神郭得友,却永远不会被人遗忘。从他拯救了天津卫起,他便成为了真正的河神,守护一方平安。

  天津城外有片小竹林,三两间砖瓦房,住着两个人。那个梳着小脏辫的男人,总爱调戏那个小卷毛,拿他小时候贪吃糖葫芦的事儿逗他。

  小卷毛很奇怪他是怎么知道的,可无论怎么问,小脏辫都不说。

  两人打打闹闹,日子过得逍遥快活。

  六、
 
  郭得友曾经读过一话本,上面写,人在濒死的时候,会看到自己最在乎的人的过往。

  他确实看到了。

  他看过他懵懂的少年,意气风发的青年,也将会伴他走过中年,直到老年。

评论(4)

热度(15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