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通肉文写手

回来了回来了,可能会写点什么

【七夕贺文】好梦频惊

♞深夜更文,迟来的七夕贺文。
♞一个现代与过去交错,却在梦境里重合的故事。
♞结局很幸福,希望大家喜欢。
♞最近有点忙,抱歉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、

  大晴天。
 
  丁卯在暖融融的阳光中醒来。还没睁眼,鼻尖儿
翕动,便闻到了厨房里传来的香味儿。

  起了床,刷了牙,洗了脸,丁卯穿着白背心儿大裤衩蹭到厨房去,看见那个梳着脏辫的男人正为他炖着香浓的鲫鱼汤。

  伸手从背后抱住男人,头贴在他的背上,呼吸间都是男人身上清爽的味道,丁卯满足的搂紧了男人的腰。

  “小懒虫终于起来啦?快去餐厅坐着,马上就好了啊。”

  丁卯乖乖的坐到餐桌前,等投喂。

  等男人把咕噜咕噜冒着泡儿的鲫鱼汤端出来,丁卯早就忍不住,猴急的想盛一碗来喝。

  男人呼噜了一下他的头毛,让他慢点儿。

  丁卯正盛着汤,男人猝不及防的问了一句:“你昨晚,是不是又做梦了?”

二、

  近些日子,丁卯时常做梦。

  梦到几十年前的天津卫。

  起初梦境很混乱,情节跳跃,依稀记得有什么漕运商会、义庄、码头、小西关。

  到后来,梦境越来越清晰,可在梦里看到的,让他不敢相信。

  梦里有人和他长得一模一样,那个人是漕运商会会长,他还有一个师哥,是什么小河神,还有小神婆,记者。

  他始终看不清他们的脸,记不得他们的名字。只是他们一起经历过的事,历历在目。

  从海河沉尸到医院尸变,从小西关暴动到与魔古道大战,他们一直相互扶持,跌跌撞撞的撑过一个又一个难关。

  可是最后怎么样了呢?

  丁卯记不清楚。

  他在梦里怎么也看不清,漕运商会会长,或者说,丁卯,的结局。

三、

  丁卯盛汤的手一顿,他最近做梦确实太频繁,梦境纷繁复杂,使他的精神很不好。

  “或许,我们该去天津一趟,可能会找到答案。”男人提议。

  丁卯没有回答他,却反问了一句:“你相信轮回吗?”

  “不信,但我信你。”男人抬起手,覆上丁卯的,十指交错。

四、

  他们还是来了天津。两人出生在天津,却都在孩童时就搬去另外的城市,对天津,说不上陌生但也绝不熟悉。

  如果不是丁卯的梦,他们或许一辈子也不会回来。

  虽然已经过去了几十年,漕运商会还是很好打听,毕竟当时是海运一霸。捎带着,他们还打听到了小河神的故居。

  说是故居,其实就是座破庙。两人顺着GPS的导航走,不过半个小时,便到了庙前。

五、

  说起来,这小河神在天津卫也算受人尊敬,奈何到了社会主义社会,人们渐渐不信那套,于是这小河神故居逐渐冷清下来。

  丁卯推开陈旧的木门,走进去,只觉院中布置无比熟
悉。半山坡滚下来的佛头,小河神泡澡的木桶,都完完整整的摆在院子里。循着记忆上了二楼,丁卯走进了漕运商会会长的屋子。

  这是种很奇妙的感觉,丁卯每踏出一步,都感觉跟岁月中的那个人有了重合,仿佛透过几十年的光阴,他们的灵魂开始交错。

  桌上的日记本已经落了层厚厚的灰,打开它,里面的纸已经泛黄,有些字迹也早已模糊不清了。

  循着旧时的日记,丁卯能感觉到,这位漕运商会会长,这位旧时的自己,对小河神愈渐深厚的爱意。

  从他们的初识,到相知,再到相守,日记里的一句句师哥如何如何,都彰显着记日记的人有怎样雀跃的心情,怎样忍不住要溢出来的欢喜。

六、

  “师哥近日总是做梦,梦到会飞的大鸟,会跑的铁皮怪,还有高到天上去的房子,还有跟我长得一样的人,实在太不科学了,怎么样才能让师哥不再异想天开呢?”

  这是日记里的最后一句话。

  看到这儿,一切往事逐渐清晰,拨云见日。

  丁卯想起了他所有模糊不清的梦里,漕运商会会长一声声呼唤的名字。

  ————是小河神郭得友,也是他如今的爱人,郭得友。

  他想起了他们最终的结局。

  不能同生,便共死。

七、

  丁卯放下日记本,看向门外的爱人。

  爱人一步步向他走来,握住他的手,十指紧扣。

  “你相信轮回吗?”丁卯声音有些颤抖。

  “不知道,但我爱你。”男人说。

  “走吧,我的小少爷。”

  男人牵着他的手,一步步的,坚定的踏出去。

  即便入了轮回,我仍要与你在一起。

八、

  两人的背影逐渐消失,一张纸飘飘忽忽的从日记本里落下来。

  纸上有着明显不属于丁卯的字。

  上面写着,

  好梦频惊,何处高楼雁一声。

  此情千万重。

评论(1)

热度(8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