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通肉文写手

回来了回来了,可能会写点什么

【友卯】吃药

♞小河神怕苦,不肯吃药的梗。
♞不甜你打我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、

  超凡绝伦的人中龙凤——郭得友,生病了。

  在昨晚和丁卯剧烈且和谐的运动之后。

二、

  一大早,丁卯就听见身旁不停地传来喷嚏声。

  迷迷糊糊睁开眼,就看见平日里生龙活虎的小河神缩在被子里,不停的拿纸擦鼻涕。

  鼻头擦的红红的,像个红鼻子驯鹿。

  看见丁卯醒过来,郭得友哀哀怨怨的:“我难受,我不舒服。”说完还吸吸鼻子,一双狗狗眼看着他仿佛受了多大委屈。

  那模样,简直像个小媳妇。

  丁卯内心一阵卧槽,怎么这干流氓事儿的人反倒跟被玷污了似的,昨晚那么公狗的人难道不是他郭得友?

三、

  生病了的郭得友与平时不大一样,他比平时更无赖,更不要脸,更爱缠着丁卯。

  丁卯看书,他在一旁裹着被子吸鼻涕。

  丁卯做实验,他在一旁裹着被子吸鼻涕。

  丁卯去给他做饭,他还在一旁裹着被子吸鼻涕。

  彻底把丁卯给惹毛了。

  原本看在他生病的份儿上,丁卯很由着他为所欲为,牵牵小手,搂搂小腰,捏捏小屁股。

  可郭得友说了,他是正值壮年的铁骨铮铮的汉子,即使病了也是金枪不倒。

  便要压着丁卯白日宣淫。

  自然是,被丁卯一脚踹开了。

四、

  正值壮年的小河神,被丁卯牵小孩似的牵来了医院。

  医生一瞧,嗨,不是什么大病,给小哥开上一幅中药,两天就好。

  郭得友一听,急了。不吃药不吃药,大夫要不您给我扎一针?两针也行。

  大夫一听乐了,就你这点病扎什么针,乖乖拿药,吃了就好。

  郭得友逃避吃药未果,蔫蔫的跟着丁卯回了家。

五、

  郭得友靠在床头,看着丁卯忙东忙西。

  床边上还有丁卯刚熬好的药,黑漆漆的。

  丁卯嘱咐他,我去收拾些材料,你记得把药吃了,床头柜上呢。

  可直到丁卯收拾回来,郭得友还在盯着那碗药,苦大仇深的。

  没错儿,超凡绝伦的人中龙凤,怕苦。

  丁卯催他,你倒是吃药啊,不吃哪能好?

  郭得友不说话,就瘪着嘴看丁卯,眼睛亮亮的,给丁卯看的心软的一塌糊涂。

六、

  叹口气,丁卯坐在床边,拿起碗含了一口药进去。

  嚯,还真挺苦。

  没等郭得友反应过来,丁卯便吻上他的唇,舌尖灵巧的探入,把嘴里的药渡了过去。

  郭得友没想到丁卯会这么做,愣了一下后,马上抢回主动权,舌头纠缠着丁卯的,辗转吮吸,又侵入丁卯的口腔,舔过上颚,含了丁卯的唇厮磨。

  吻毕,丁卯的嘴唇水润润的,看的郭得友眼热。

  “你喂我,我就把这药吃了。”郭得友凑在丁卯的耳边,呼出的气打在耳垂上,湿湿痒痒。

  丁卯瞪他,手却紧紧拉住他的,含了一口药,又一口药,给郭得友渡过去。

七、

  室内响着濡湿的水声,唇舌交缠间,一碗苦药便见了底。

  郭得友的唇齿间尽是淡淡的苦涩,可心却浸在了蜜罐里。

  他的丁卯,比蜜还甜呢。

  大手揽过丁卯,翻身把他压在床上,郭得友又深深的吻了上去。

八、

  你问我接下来发生了什么?我也,

  不知道。

评论(10)

热度(16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