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通肉文写手

回来了回来了,可能会写点什么

【友卯】鱼唇的郭老二啊

♞我受了点刺激
♞所以搞出来个虐梗
♞大家想打爆郭得友狗头的那种
♞可能,更想打爆我的狗头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、

  丁卯已经两个星期没见到郭得友了。

  自从搬回漕运商会,郭得友便时不时的从窗子里跳进来找他,手上还总捧着天津大麻花。

  回回丁卯都被吓一跳,跟他说,漕运商会没门儿啊?你下次走正门。

  郭得友嘴上说着,记住了记住了,再来却照旧跳窗子。丁卯觉着,这怎么这么像偷情呢?

  修长的手指捂住脸,丁小少爷悄悄地脸红了。

二、

  开始丁卯觉着,郭得友这是在欲擒故纵吧,毕竟俩人的关系也就差那么层窗户纸。

  可一天天的过去,郭得友纵的也太久了点。

   丁卯憋不住了,噔噔的跑去义庄找他,没见着郭得友,倒是见到顾影了。

  顾影一见丁卯来了,脸色都变了变。“丁,丁卯,你怎么过来了?”,声音还有点发颤。

  丁卯也没察觉,径自问:“郭得友呢?”

  “郭老二他出去了,可能很晚回。。。。。。”话音还没落,郭得友竟然回来了。

  还不是一个人,身后还跟着个怯怯的男生。

三、

  顾影一看情势不对,嘀咕了一句修罗场,一溜烟跑了。
 
  郭得友问他,你怎么过来了?

  丁卯嘴硬,我过来看望师父他老人家。心里却委屈的不行,这人怎么这样啊,说话那么冷淡。

  “师父出远门了,你得过些日子再来。”说完,郭得友牵着那男生就往楼上走。

  丁卯看着两人交握的手,一时没反应过来,在那愣愣的站着。

  直到郭得友上楼,“啪”的一声关上门,丁卯才回过神,心里一阵冰凉。

四、

  丁卯还是悄悄的摸上了楼。

  附耳在门边,丁卯听见郭得友温声细语的声音:“今天训练累不累,河里冷不冷?没冻坏吧?”

  那是他从未听过的,柔和的嗓音,带着醇厚的暖意。

  从门缝里看进去,郭得友给那男生倒了热茶,又怕他冷,给他披了衣服。

  动作轻轻柔柔,一点儿不像平日莽撞的小河神。

  揉揉男生的头发,五指抚上男生的脸颊,丁卯看着背对自己男生一点一点红了耳尖。

  哪来的欲擒故纵,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。

五、

  丁卯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商会的,一定像个失了魂的野鬼,难看极了。

  连着几天,丁卯都十分消沉。不怎么想吃饭,也不怎么能睡着。

  整个人快速的憔悴下去。

  郭得友又翻窗子来找他。看见的,就是丁卯白着脸在桌前处理文件。

  低着头的身影莫名的,惹人心疼。

六、

  “我说师弟啊,努力不是你这么个努力法,看看你那黑眼圈,几天没睡好了?”郭得友一张口就是调侃。

  换来丁卯冷淡的一瞥。

  郭得友没得回应,也不恼。笑着凑近丁卯的桌子,看丁卯抬起头瞪他,伸手抚上丁卯微微发黑的眼圈。

  丁卯的身子微微一震。

  郭得友的指腹粗糙,偏偏又干燥而温暖。暖意顺着眼眶丝丝缕缕蔓延,丁卯只觉眼眶酸涩,竟是难过的想要落泪了。

七、

  “郭得友,你什么意思。”丁卯哑着嗓子开口。

  偏生郭得友是个没心没肺的,没看出丁卯的异样,调笑着道:“自然是希望师弟你不要太过劳累。”

  “我问你什么意思!”郭得友的态度使丁卯恼怒,“昨天,昨天那个人,你们怎么回事?”

  郭得友似是恍然大悟:“你说其深,他很好。”

  只一句“他很好”,丁卯便明白了。

  他很好,我很喜欢。

八、

  “那,我呢?”丁卯听到自己艰涩的声音。

  郭得友愣了愣,回答:“师弟自然是人中龙凤,仅次于我。”

  丁卯仿佛一下子卸了力,挥挥手:“师哥,我很累了,要去休息。”

  声音冷静而自持。

  逐客令太过明显,郭得友也不便多留,甩甩小辫子,又从窗户跳了出去。

  鬼使神差的,往回望了一眼。

  看见丁卯趴伏在桌上,肩膀一抽一抽,身上的痛苦像是化不开的雾。

  刺的郭得友眼睛疼。

九、

  回义庄的路上,郭得友总会想起丁卯那句,“那我呢?”

  带着微微的紧张和犹疑。

  其深很好,那丁卯呢?
 
  郭得友想,丁卯自然是很好,甚至比其深更好。

  只是,只是可惜。

  “郭哥!”其深远远的向他招手。

  郭得友看着其深的笑脸,快步走了过去。

十、

  只是可惜。

  可惜他不爱你。

评论(23)

热度(6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