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通肉文写手

回来了回来了,可能会写点什么

【友卯】强龙压倒地头蛇

♞我已经被论文逼的癫狂了
♞大家有什么开心的事评论告诉我呀,让我和你们一起开心一下,这日子太没盼头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五、

  小脏辫正坐着切牛排,身旁还一左一右站了俩黑西服。

  丁卯暗自咋舌,这人,怕不是个神经病哟。

  “你们,你们是黑社会吗?”丁卯怯怯的问,完全没有自己好歹也是一帮之主的自觉。

  小脏辫听见丁卯软软糯糯的声音,切牛排的手一顿,抬起头刚要回答,他身边站着的那黑西服先开口了。

  “俗话说左青龙,右白虎,中间......”

  “中间夹着是二百五?”黑西服话还没说完,丁卯就顺口接了一句。

  一时间,气氛非常尴尬。

  小脏辫站起来就朝黑西服头上呼了一巴掌,让你乱说话。

  黑西服龇牙咧嘴,指着丁卯:“郭爷,这,这又不是我说的,明明是他.......”

  “他什么他,他说的不对吗?”郭得友一句话给他怼回去,满脸堆笑的走到丁卯面前。

  呵呵。

  黑西服面上笑嘻嘻,心里妈卖批。

  郭得友你个妻奴。

六、

“你别听他瞎说,我可是三好公民。”郭得友摆出和善的笑脸。

  丁卯嘴角一抽,你真的不像。

  “你父亲临走前,托我照顾你。”郭得友笑的更灿烂了。

  “所以,我要住到你家去,保护你的安全。”郭得友信誓旦旦。

  ???!!!

  丁卯一脸懵比,这人,真的是个神经病吧。

  他还没反应过来,郭得友接着说:“我的行李已经运到你家楼下了,还烦请丁小少爷行个方便,跟我去开个门。”

七、

  等丁卯回过神,人已经坐到了自家沙发上,那小脏辫正悠哉的往他的卧室里挂衣服。

  丁卯有种极其不现实的感觉。

  “诶,你......”丁卯想和他说,这是自己家,他不应该住进来,开口却是:“你叫什么呀?”

  啊,被自己蠢哭了。

  郭得友听见声音回头,看见丁卯烦躁的抓着自己头发,小脸都皱到一起,十分的像愤怒的小鸟。

  愤怒的小鸟里的小猪。

  “郭得友,我叫郭得友。”

  “哦......郭得友。”丁卯点点头,又缩回沙发里思考人生。

  郭得友, 郭得友?那个黑帮老大郭得友?!

  丁卯一个激灵,感觉生活失去了希望。

  自己怎么这么倒霉,招惹上他了?

评论(16)

热度(1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