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通肉文写手

回来了回来了,可能会写点什么

【瑞文】难承之诺 下7 终章(甜/HE)

十分勤劳的洛洛了。特别能坚持的姑娘,有好几次都跟我说写不下去了太痛苦了,但是我们洛洛仍然坚强的写完了,没有敷衍了事,写出来的文字还那么打动人心(哪里像码不出来字的啦〜(•́•̀)༼✿)。

全世界最好!

(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这么负责的填坑,估计是没那天了。)挖完坑就跑真的刺激,洛洛你下次也试试吧。 @洛阳小师叔

洛阳小师叔:

*RPS请勿上升真人


*爆了四千字的完结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总有人爱你。总有人等你。


 


十九


 


孟瑞伸手抚平皮椅座上被坐出的坑痕,又将桌面的杂志和谱子理了理。累月经年堆放的纸页仿佛带着旧味。那些从遥远旧时光而来的气息,既让他安宁又让他疼痛。


起身走出书房,感应灯的朦光远看如同晦色的一豆。孟瑞倚墙闭上眼,缓缓呼出口气。


 


王博文睡得很熟的样子。他托着门把手轻手轻脚地压着推开。卧室的窗口透出暗暗天色,间或被闪电划亮,彻然的一下,照出青年并不省心的睡姿。


被子滑下来一大半,乱七八糟歪扭成一团,腿脚都露在外头。他摸到床边坐下,伸手握他脚踝。很纤细,腓骨凸得厉害。掌心并没多热,可依旧感受得到刺手的冰凉。


孟瑞叹着气把被子拉下来盖住脚。床上的青年呼吸平稳,眉目间带一点哀凄,时不时蹙一下。像蹙在他心上。他隔着柔软布料在那身子上轻拍了几下:“小骗子。还眼里全是我。从我进门你正眼看过我吗?撒谎都不带打磕巴的。”


 


男人拽着被角往上拢,俯身凑上去。


风雨交加的寒夜,刚刚露出一点冷冬的眉目。天地间唯一的热源近在咫尺之间,触手可及。孟瑞又贪恋又后怕。情不自禁伸出手,借着微亮去抚那人的眉头。


 


“这些年我总是会梦到自己狂奔。在一幢灰白色的楼里沿着楼梯飞跑。我甚至有些喜欢这个梦。”


 


“知道为什么吗。”


 


“因为梦里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,只是累而已。但醒着才是真正的难过。”


 


“宝宝……我还以为你想躲我一辈子。”


 


 


手指从眉头顺到眉尾,又沿着鼻梁轻滑下来。几不可察的温柔力度,可暗影里的青年还是没忍住,眼睫一抖,孟瑞的指尖就沾上了湿。王博文一脸的眼泪,仍旧紧闭着眼,声音却清楚明了。


“如果找不到呢。”他问。


 


窗外被白光映亮的枯枝在雨里打着晃,萧条而嶙峋的,在忽灭忽起的天光里像是老旧时代绣花的底样子。孟瑞手掌贴上去,用拇指轻轻地去摩他的泪。被人抬手打掉。


“问你话。”


 


找不到?


 


“那就继续找。找到找不动那天,抱着你相片儿闭眼。”孟瑞收了手移开视线,“已经过了一边希望一边绝望的十年,还有什么可怕的。”


 


半晌沉默。玻璃被风催压出恻然的音效。半边帘子加深了阴影,孟瑞看不清,只听到微微一声啜泣。他伸手去抱,王博文恰好起身,脑袋砰地一下,撞在他右眼眶上。


孟瑞只觉得“嗡”的一声,视线就钝了下去。


他捂着眼歪过头去试。


左眼看得清,右眼……


 


王博文慌了。他猜得到那一下会有多疼。他起来的猛,力道肯定不小。膝盖支撑着爬过来,借着光看见那人拧紧的眉头。


“怎么样疼得厉害吗,有没有事儿?”


孟瑞没说话,只是“嘶”了一声。王博文心凉了半截,手心冒了一层冷汗,哆嗦着去捧男人的脸:“说话!到底有没有事儿啊!”


男人伸手拍拍他,脑袋埋得更低:“还行,就是看不太清楚了。”


离得近,孟瑞感受得到那人猛地哆嗦了一下。王博文像是慌不择路了一般,试图窜起来,但被身下的被子困住膝盖。棉被一半压在孟瑞腿下,一半被自己膝盖摁着,怎么扯也扯不开,脑袋里反复回想着男人那句“看不清了”,又急又乱又怕,一把摔了被子吼了句脏话。


 


风声越发响。王博文想起十年前刚分手的那段日子,一个人大包小卷搬到这个房子里,也是这样频繁的雷暴天。那阵子大概是秋末冬初,还没上暖气,也没空调。一个人不吃不喝,背抵着沙发腿坐在地上,几小时几小时地愣神。


 


那是真冷啊。好像整个世界都离开了。


找不到意义,也等不到明天。




来上我的破自行车




二十


 


累到极点王博文没忍住困意睡了过去,睁开眼凌晨三点半,浴室里传出来沙沙的水流声。身上泥泞潮渍被人擦了干净,被角掖得仔细,手脚都温温热热。


胃里空空的酸的难受,挣扎着下床,腰腿疼的不像是自己的。他忍着气往客厅里走,正好孟瑞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。翻了个白眼,身子被人搂住。


“饿了吗媳妇儿?给你做饭好不好。”


 


曾经每次信誓旦旦说做饭做菜大显身手时,孟瑞十次有九次都只是装装样子,拿个锅倒个油,坚持不到开火就撒手不管了。王博文懒洋洋地窝在沙发上,想他做了餐饮开了饭店,大概或许可能今时不同往日了吧。


 


“媳妇儿,你们家遭贼了?啥也没有啊。”


“谁家?”嗓子哭哑了的青年抬起头目光一冷。


“说错了。咱家。咱家。”


 


孟瑞在厨房里挨个柜子都翻了一遍,只看到一包开了封的Tim Tam巧克力饼干。将将快到保质期,王博文嫌弃,他将就着撕开往嘴里塞。


潮了,软软塌塌,甜味也不纯了。孟瑞咽不下去,张着嘴可怜兮兮地看他。王博文浑身酸软不想说话,翻了个白眼从脚下便利店袋子里掏出桶面。包装膜刚撕一半,就被人夺过一把扔进了垃圾桶。


 


“孟瑞你会不会过日子啊,买都买了,你有钱就能浪费是吗,什么品质。”


王博文扶着腰起身去捡,被孟瑞一把捞进怀里。


“我跟你讲王博文儿,以后你想和这些东西再续前缘也是不可能了。给你三十秒时间跟它告别。一会儿我带你下楼吃。”


“下楼?吃什么?”


“楼下24小时便利店应该有套餐,还有豆浆和包子什么的。味道虽然不确定,但肯定比你买这些垃圾健康。”


青年不屑地用鼻子冷哼一声:“堂堂孟总还去便利店吃饭,不怕被人说没见过世面?”


孟瑞在他额头印下一个吻:“见你面就满足了,还见什么世面。”


王博文被突如其来的情话哄得愣神,男人逮住时机又结结实实在他嘴角亲了几个来回。


 


 


外头迅风骤雨的,势头有增无减。花圃里的羽衣甘蓝被风扯掉了外层的叶子。几步路而已,开车反而麻烦。然而雨大风大伞打不住,呜呜而来的狂风一个嘶吼,把伞掀翻,兜成一个巨大的接雨容器。


孟瑞把王博文揽进怀里呵呵呵呵地傻笑个不停,魔音灌耳。青年被闷在温暖的肩窝,冷雨扑在后脑上,一边狠掐他腰,一边拿牙啃他耳垂:“孟瑞你完了,回去吊打你。”


 


说是吊打,一见吃的就全忘了……


24小时便利店,暖光从玻璃窗里偷出来。湿淋淋的两个人狼狈地钻进明亮的世界里头,服务生三步两步赶上前,帮忙放伞,嘱咐小心地滑。


食物不多,除了三明治这种冷食,热食还剩几盒炒饭炒面,还有一笼素馅包子。王博文拿了一盒猪肝菌菇炒饭往结账台上放。


 


“给我拿的?”孟瑞指了指手里的炒面,“我吃这个。”


“我自己的。”


“你…什么时候开始吃内脏了?”


 


王博文冷哼一声又点了杯热饮,才说:“在国外没人疼,华人超市什么便宜拣什么买也就习惯了。什么爱吃不爱吃,省钱就行。看我干嘛,付钱啊。”


 


小店便宜得很,统共不到五十块钱,王博文瘪着个嘴很不满意,捧着炒饭靠窗边儿找了个座:“家大业大的让我吃苦受罪,愣是把以前看着都恶心的都变成张嘴就啃的。”


孟瑞是真心疼,恨不得立刻对着高高撅起的小嘴亲下去:“对,都是我的错。以后绝对不让你吃苦。”


青年用鼻子笑了声,拿筷子敲便当盒盖:“不让我吃苦,那你还让我吃盒饭。”


“最后一次。我保证最后一次。以后还吃盒饭,绝对连碰都不让你碰,看都不让你看见。行不媳妇儿?”


“那我吃什么。你给我做?”


“我家大业大的,我做干什么,直接把饭店给你,几个外国厨子轮流伺候你。满意不?”


王博文别过头偷笑了一秒,随即绷起脸:“凑合吧。”


 


这时间,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。寂静的城市在风雨里显得格外空荡。两个二十出头的店员因为来了客人而有了精神,矮个子的扒门看雨,问高个子的:“你猜这雨能下到什么时候”。高个子掏出手机点开天气APP,说:“没多长时间可下了,手机上说五点天就晴了。”


矮个子的说:“下什么雨,这要是初雪多好。”另一个赶忙摇头:“可别介,初雪都是跟爱人看的,跟你看太糟蹋了。”


 


孟瑞没忍住,笑了出来。俩大小伙子不好意思地同时挠挠后脑勺也跟着傻笑起来。


一切都那么可爱。


 


王博文去看紧挨自己而坐的男子脸上的笑。


深沉安稳,眉宇之中还是初见时的明媚蓬勃。还是一样的好看。


这个人不再是他的梦,而是他的朝阳。


 


是谁说的,冬日里最难抵挡的就是暖手的咖啡,暖胃的食物和暖心的爱人。此刻都有,还有即将日出雨消的晴朗天气。


不出几个小时,冲破云霭的第一缕金粉色天光一定会从万里之外笼罩住整座城市。连同他和他的爱人,以及他们相互对望的曾经时光,和此生携手共渡的无数未来岁月。


 


FIN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 


(完结撒花!


这篇原本打算写短篇的,结果最后写到了接近三万字。好像从第一更开始基调就有一点忧伤,以至于最终章我努力地用绳命来甜了,但似乎还没有甜到腻人的程度。


感谢这些日子一直陪伴我的小伙伴。不说再见。


可能有番外??如果我有脑洞的话…请不要期待哈哈哈  比心。)



评论(1)

热度(55)

  1. 普通肉文写手洛阳小师叔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十分勤劳的洛洛了。特别能坚持的姑娘,有好几次都跟我说写不下去了太痛苦了,但是我们洛洛仍然坚强的写完了...